第1章 酒店奇遇

作者:慕云煙更新時間:2017-08-21 18:35字數:2296

S市,國際大酒店

“叮鈴——”

隨著聲音,電梯門緩緩打開。慕若月慌慌張張的從電梯里沖了出來。

在沖出電梯的一瞬間,淚眼朦朧的慕若月,直接撞進一個,身帶冷冽氣息的男人——冷寒的懷里。

此刻急于求證的慕若月,只是低著頭說了聲對不起,便急著離去。

“撞了人,說聲對不起就走了?”誰知,就在要擦肩而過的時候,冷寒突然抓住慕若月的手。慕若月一愣,隨后掙扎著讓冷寒放開自己,掙扎無果。慕若月帶著滿臉淚痕,抬起頭看著這個冷寒。

冷寒震驚的看著慕若月,那雙紅透的眼睛,像極了他心里的“她”。

“是你。”冷寒癡癡的看著慕若月,透著慕若月看到了另外一個女孩兒。初次見“她”,眼睛也是這樣的紅,冷寒陷入回憶中。

看著面前的冷寒,心如刀絞的慕若月,竟有種想撲到他懷里大哭的感覺,慕若月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。

‘好久都沒有這種感覺了,只有對那個“哥哥”才會有。’慕若月對面前的冷寒,給她的第一感覺就是冷,如身處冰窖一般。

第二種感覺就是帥到慘絕人寰。

“不好意思,剛剛不是故意撞到您的。”慕若月滿臉歉意的看著冷寒,突的想起此行的目的:“不好意思,我還有事,我該走了。”

在慕若月走后,冷寒看著慕若月的背影,想到十幾年前,哭著叫他“哥哥”的女孩。

掙開了被抓住的手,慕若月直接跑到“神秘人”所說的房間。看著房間門,慕若月卻失去推開門的勇氣。她怕正如“神秘人”所說,房間里發生的一切都是她不想看見的。可是就算不想看見,現實也不打算放過慕若月。

慕若月閉上眼睛緩了緩神,剛要推開門時,房間里傳出的聲音,讓慕若月身體一僵。

她清楚的聽到了房間里,傳出男人和女人混合在一起的聲音,一聲又一聲的喘息,甜膩的女聲和粗嘎的男聲混合在一起。

強忍住的淚水,瞬間淚流滿面。即使慕若月再傻,再自欺欺人,此刻也明白了——她處了三年,即將要和自己步入婚姻殿堂的的男友,真的背叛了自己。

慕若月抬手擦了擦自己的臉上的淚水,推開了面前這扇沉重的門。

門后的景象,讓慕若月的她的身體一下子僵硬。入目所及,完全可以用慘不忍睹來形容。她多么希望這只是自己的幻覺,一切都是在做夢。床上兩條光溜溜的身子,正彼此糾纏。手頓時沒了任何力氣,手中的包“咚”的一聲掉在了地上,驚到了床上,正在翻云覆雨的兩個人。

“月兒”兩個人聽到了聲音,回頭看見矗立在地中間的慕若月,異口同聲的喊著。

慕若月看著床上兩個人,渾身的力氣,仿佛就在這剎那之間被猛地抽走了似的,紅彤彤的眼睛死死地盯著床上停住了所有動作的男人和女人。

那個男人是即將和自己步入婚姻殿堂的未婚夫——秦源,而女人,是自己熟悉到了骨頭縫里的好閨蜜——冷冰心。

明明在她去F國的前一天,秦源還在機場握著自己的手深情款款的說:“早一點回來,我會想你的,等你回來,我們也該結婚了。”

曾經的這句話,有多么的愛意滿滿,多么的幸福。如今,就有多么的諷刺。

“原來你就是這樣想我的,把我最好的朋友,想到了酒店的床上。”慕若月強作鎮定的說道。此時,恐怕只有她自己知道,她是多么的不冷靜,有多么的怒發沖冠。

床上翻滾著兩個人,雪白的皮膚晃花了慕若月的眼睛。

兩個人手忙腳亂的去拿自己的衣服,在慌忙之中還把對方的衣服卷到了自己的衣服里。這兩個人的丑態,慕若月看了只想笑。

“慢慢來,著什么急,看都看見了。”慕若月強忍著眼底的淚水,心如刀絞,卻不肯讓它落下來。

“月兒,你聽我說,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,聽我解釋好不好。”秦源邊穿著衣服,邊解釋。生怕慕若月走了,不理他。

秦源迅速的穿好內褲,站到了慕若月的面前。握住慕若月的手,說到:“月兒,你聽我……”突如其來的一巴掌,打斷了秦源所有的解釋。

慕若月看著這個自己深愛的男人。聽著他解釋的話,只覺得惡心。曾經是那么愛他,如今……

“你有什么好解釋的,不是我想的那樣。那是什么樣,是誤會嗎?還是她強迫你的?嗯?”秦源震驚的看著自己面前這個小女人,他從不知道,原來,慕若月也是有脾氣的。

“呵。”慕若月這一笑,強忍在眼底的淚水,此刻不爭氣的流了出來,慕若月胡亂擦干臉上的淚水。

“我們的婚約取消了。從今天開始,你與我無半點關系,再無瓜葛。”慕若月說完,俯身撿起自己的包和那個禮物,不再理會后面的聲音,徑直離開了這個讓她惡心的房間。

沒有人知道,此時,在一個黑暗的角落,還有一個男人在默默注視著,所發生的這一切。

看著慕若月離開的方向,隨后拿出電話,對電話那頭的人吩咐:“去查,國際大酒店5203,這間房是誰開的?冷冰心為什么會在這里?還有你親自來國際大酒店,看看11點28分的監控,我想知道撞到我的女人叫什么以及身份背景。”

“是。”

電話那頭的話音剛落,男人便掛掉電話,來到地下車庫,將車以火箭般的速度開了出去。

寂靜的黑夜里發出一陣刺耳的聲音,一輛紅色奧迪A8在柏油路上以120邁的速度開著。旁邊的車輛看得驚心動魄。

“神經病啊”“這人是不是瘋子”各種咒罵不絕于耳,而這輛車的主人—慕若月卻充耳不聞,車子的速度越來越快,而慕若月的腦海里一直充斥著之前在酒店房間看到的一幕。

她曾經多自信啊,以為出軌這種事絕對不會發生在自己和秦源的身上。可是呢,現實給了她狠狠一巴掌,眼神毫無焦距的她,將車開的越來越快。

慕若月的身體顫抖著,再也開不下去。猛的踩下剎車,停到了路邊,一直忍著的眼淚,此時再也忍不住了,像豆子般大的眼淚掉到了方向盤上。

哭了好一陣子,慕若月緩了緩自己的情緒,剛想啟動車子,不小心看到了旁邊的禮物,眼淚又掉了下來。

這件禮物是一件白襯衫,是在慕若月還沒有出國時,就買好的。想等到回來時送給秦源,讓他結婚時再穿。就在剛剛,她還在想,把襯衫送給他,以后要做一個合格的好妻子。可此時,在看到它,卻有一種諷刺、嘲笑的感覺。

慕若月賭氣的把衣服扔到了車外的垃圾箱里,啟動車子,來到S市,最著名的一家酒吧。

書評(0)

1/500發表

    3d选号和值小秘密